加强网络支付监管须防利益“重新洗牌”

   中国人民银行日前在网站上公布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明确规定:未经央行批准,任何非金融机构和个人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网络等支付业务。已经从事支付业务的非金融机构,应于2011年9月1日前申请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逾期未取得的,不得继续从事支付业务。(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所谓“从事网络支付业务的非金融机构”,明眼人一看便知,说的便是以支付宝、财付通、快钱为代表的第三方网络支付平台。(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随着互联网的日益普及,中国已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庞大的网民群体,网络购物也从少数人追捧的时尚推广为越来越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这种大背景下,第三方网络支付平台应运而生并蓬勃发展,可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

    就目前国内现实环境来看,将网络支付企业纳入监管,进行资质甄别,已是刻不容缓。在全球范围内,对第三方网络支付企业进行监管也是大势所趋。从国际通行做法来看:一是美国模式,将第三方网上支付平台视为纯粹的货币转账企业或是货币服务企业,如美国财政部仅要求企业在“金融犯罪执行网络”注册,接受联邦和州两级的反洗钱监管,及时上报可疑交易;二是欧盟模式,即规定第三方网络支付媒介只能是商业银行货币或电子货币,这就意味着第三方网络支付企业必须取得银行业执照或电子货币公司的执照才能开展业务。

    2009年4月,央行只是要求从事支付清算业务的非金融机构进行登记;而现在则明确强调企业必须申请《支付业务许可证》才能获得资质。显然,监管部门的偏好已从美国模式转向欧盟模式。当然,在中国金融安全体系尚不健全的情况下,为保障公众财产安全,采取相对严格的管理本身无可指摘,从长远来看,这也是利于这一行业的健康发展。

    然而,这一纸行政色彩浓厚的管理办法,特别是放弃登记制度,转而采用更为苛刻的“牌照”制度,又不能不让人产生有人会借此对整个行业进行重新洗牌的联想。因为中国与欧盟不同,后者早已不复存在强大的国有经济,发放牌照对于私有企业不存在任何不公。而中国则不然,从以往汽车、通信、银行、新能源等行业发放牌照的经验来看,拿到牌照的大多是国字号企业,而民营企业最多只能忝陪末座。

    2009年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年交易规模已达6000亿元,其中,支付宝一家所占的市场份额就高达49.8%,保持了行业的绝对领先地位。根据艾瑞咨询的预测,到2012年,中国电子支付行业交易规模更将超过2万亿元。如此巨大的蛋糕必将吸引越来越多的进入者。目前,包括银联、超级网银,甚至中国移动在内的一批国字号巨头已经或正准备大举进入这一领域。

    因此,通过颁发牌照来对第三方网络支付企业加强监管,这既可以成为一桩好事,也可以成为一件坏事。结局如何,尚难预料,且让时间去检验。(原载6月22日《东方早报》,作者刘涛)

广州网站设计